唐從祥穎兒我的長輩百家獎莫文蔚
內容頁頭部banner

國內新聞

李剛:從受疫情影響下的電影院經營現狀,剖析中國電影產業經營狀況
時間:2020-07-27 10:05:14  來源:  作者:  

從受疫情影響下的電影院經營現狀,剖析中國電影產業經營狀況

受新冠疫情影響,國內的各大電影院全都迎來關門歇業,這次的“中場休息”實在太久。一些電影愛好者就在網上吐槽抱怨,為什么餐館、健身館、游泳館等,比電影院人員更密集的場所都能開門營業,怎么偏偏電影院就不行?

關鍵詞:電影   廣播電視藝術學   文化產業   影視   票房

李剛    南昌大學  新聞與傳播學院

QQ圖片20200727101209.jpg 

受新冠疫情影響,國內的各大電影院全都迎來關門歇業,這次的“中場休息”實在太久。一些電影愛好者就在網上吐槽抱怨,為什么餐館、健身館、游泳館等,比電影院人員更密集的場所都能開門營業,怎么偏偏電影院就不行?

其實,在疫情防控政策的指導下,不少地區的電影院已于3月23日正式復工,但4天后因為擔心疫情反復,國家電影局又緊急叫停。到了5月8日。國務院下達了新指令,在落實防控措施的前提下,采用預約限流等方式,開放影劇院進行嘗試性復工。但6月政策再次強調,電影院和KTV等封閉娛樂場所暫不開放,燃起希望又迎來失望,想要看新電影的網友們非常無奈,影院停止超過百天帶來的連鎖反應是巨大的。2020年第一季度全國總票房達到22.38億,跟去年同期的186億比下降了88%。

根據目前已有數據來看,發布了一季度業績預告的影視公司,也有6成以上是虧損狀態,更大的焦慮是由媒體公布了一組數據,說電影行業陸續有6600多家影視公司注銷或吊銷,其中有4000多家為影院類。一時間,影視行業哀嚎一片,電影院更是陷入了至暗時刻,面對這樣的慘狀,頂著輿論的壓力,為什么遲遲不讓電影院全面復工?

從投資電影行業的資本方來看,這幾年隨隨便便一部電影都是幾十億上百億的票房進賬,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現在也奄奄一息。

電影院作為電影產業鏈的末端,究竟是影票生意?還是房地產生意?

講影院復工,我們要先理一理影院怎么賺錢。生產一部電影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商業過程。中國電影的產業鏈主要分為上游制片、中游發行、下游院線、末端影院四大環節,首先要有投資方出錢投資電影,其次要由制片方來生產一部電影,然后制片方會找專門的發行方,后者會和各大院線溝通,并且確定電影的檔期和放映場次。

最后影院按照院線的排片負責放映電影,一部電影取得票房后,以上所有“玩家”統統都要參與票房分紅。也就是說,電影院售出的每一張電影票都包含了上中下游,和末端所有參與者的利潤。但國家政策規定一家影院想要獲得放映電影,獲得票房收入的權利就必須加入院線,否則無法獲得影片的放映權。而影院想要加入院線,則必須向院線方繳納一定的加盟費,拿一張售價100塊的電影票舉例,電影院實際能分到多少錢呢?

首先,影片所有的票房收入會進入電子售票系統,數據通過統一匯總之后,會記錄在中國電影事業專項資金辦公室,之后的所有分賬都有專資辦的統計數據作為主要依據,正式分賬前需要從總票房中直接劃扣5%,用來繳納電影事業專項資金,還有3.3%的特別營業稅,合計8.3%。

再接下來會有一個中影數字代理費,這個費用由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中影數字電影發展北京有限公司征繳,一般是凈票房的1%~3%,但是凈票房6億以下的電影不用繳納此項代理費。這些都被扣除后,會得到一個全新的數字,我們稱它為最終收益,最終受益中電影院和院線分得57%,制片方和發行方共享43%。

在過去院線一般能從這57%里拿到5%的分賬收入,剩下的都是影院自己的。

但近兩年,院線為了能夠吸引更多影院的加入,增大自己在行業內的話語權,很多院線紛紛開始選擇讓利,在分賬環節也只拿1%~2%的份額,甚至不拿,所以這57%票房分賬按照理想狀態,一張100元的電影票,電影院可以分55元左右。似乎影院也沒少拿錢,用《哪吒之魔童降世》為例,首映分賬票房為46.29億,其中片方可以分得18.16億,影院整體能分24.2億。需要強調的是,這里的分賬,刨除了電影票的服務費,服務費指的是觀眾通過網購團購等電商渠道購票時額外產生的電商服務費,影院VIP等特殊影廳自行收取的費用。

當然,以上是最基本的分賬算法,具體到實際操作中每部電影又會有所不同,在這就不展開陳訴。對電影院而言,雖然票房分賬后收入可觀,但利潤最高的卻是電影票以外的其他銷售,比如,爆米花和飲料為首的餐飲服務、電影周邊商品、還有映前廣告等等,租賃場地、兜售電影VIP卡也都算利潤的一小部分,拿萬達電影和金逸影視2018年的年報來看,兩家票房收入的毛利率都僅僅略高于10%,但賣品收入和廣告收入的毛利率卻高達50~60%,其中金逸影視的廣告收入毛利率高達99.48%,而萬達電影的廣告和賣品毛利潤甚至都超過了票房毛利潤。

一家電影院即使是握著票房分賬的大頭,也并不能靠賣電影票賺到大錢。確是爆米花、薯片、哈根達斯這些不起眼的小生意支撐著整莊買賣。

電影院作為重資產行業建設成本其實非常高,人員規模按照座位數量可以劃分為特大型、大型、中型、小型4個規模。特大型影院一般的影廳數量是11起步,大型影院影廳數量在8~10個左右,中型影院影廳是5~7個。用一家中型影院舉例,影院的座椅成本一般在1000元上下,按照一個影廳700個座位來算,整體成本是35萬到140萬之間。室內影院裝修材料包括隔墻、全部地毯,每平米的價格平均為700塊,5個廳的總面積大約為800平,這一塊成本下來是60萬出頭。

放映設備主要包括熒幕、還音設備、放映機還有服務器,目前常見的影院放映設備國產50萬一套,進口70萬一套,5個廳就是250~350萬,也就是說開一家中型電影院的成本大概在1000萬出頭,而開一家大型電影院成本高達3000萬,這還只是基本建設。

除此之外還有影院的經營費用及人工成本,影城的折舊攤銷以及租金費用。

那放映一場電影,電影院要花多少錢呢?

用每套放映機器外加音響等機器的成本共計50萬來算,一般滿負荷運行8年就要更換,每年平均成本6.2萬,每天成本約171元,影廳一般每天排片6場,平均每場機器折舊30元,3千瓦的電影院氙燈燈泡2小時電費6度,大概8元,燈泡成本8000元,可放1000小時,兩小時放映燈泡每場折舊16元,一個150座的影廳人工成本平均為114元一場,空調等水電費為18元一場,每場電影的放映成本一共186元,就算是一家只有5個中型聽的影院,放滿6場,一天的放映成本也要在5580元以上。

電影院所賣的商品是座位,座位是沒辦法賣庫存的,只要電影開演沒賣出的座位就全部作廢。如果一場電影的票價是30元,刨去43%的分賬,那么一場電影必須賣夠12張票,電影院才能將放映成本抹平,巨幕廳的發行成本要全部翻倍,而且電影院大多數選址都在最繁華的商圈路段,房租成本也是大頭。

關于電影院生意一直流傳著一個說法,說拍電影不賺錢,錢都是影院拿走,影院也不賺錢,錢都拿去交房租了,商業地產租給電影院也不賺錢,是為了吸引客流賺別的店的租金,但收租金也不賺錢,主要還是靠形成商業圈拉動地段升值,賺周邊住宅地產的錢。

按照這種說法,電影院本質也是給房地產行業打工的下游產業,事實上也是如此,電影院票房急速增長的過程是與國內商業地產的下沉節奏微妙的聯系在一起的。換句話說,這幾年18線小城市蓋了多少購物中心,就開了多少家電影院。

萬達電影18年的年報顯示,影城租金為凈票房收入的11%,當萬達影城大部分都開在自己的萬達廣場內,它的租金成本優勢也是其他影院無法比擬的,其他影院的租金只會更昂貴,成本更高。而有些商業廣場往往還要求將影院租金與影院票房收入直接掛鉤,分賬比例從13%~15%不等。還有的甲方會從影院商品銷售與廣告收入中提取相應比例的提成。

在這樣的成本支出下,電影院分賬到手的票房收入中,10%~20%用來繳納房租,還有12%~19%的人工放映的固定成本費用,最后留給影院的利潤可能只占到票房總收入的3%~10%。這些巧妙的解釋了為什么近乎零成本的爆米花才是電影院利潤的大頭。

按照這樣的建院和運營成本,一家中型影院差不多要5年左右才能收回投資,但如果說投資了一家電影院,想一年就回本,它的財富密碼是什么?

那就是這一年內,《戰狼二》《阿凡達二》《復仇者聯盟》《星球大戰》同時上映,不過即使成本投入如此之高,回本周期如此之長,電影院這幾年還是在瘋狂跑馬圈地,從2010年到2018年這8年期間,國內的銀幕數量就一直保持著平均每年30%的增幅。

2017年中國熒幕數超越北美市場,成為全球電影熒幕最多的國家。2018年全國新增了9303塊電影熒幕,熒幕總數達到了60,079塊。過去的這10年,也是中國電影飛速發展的十年,在2010年的時候,中國電影年度總票房剛剛突破百億大關,5年后高達500億,到了2018年突破了600億。

本著讓電影走進千家萬戶的決心,2018年國家電影局下發了關于加快電影院建設,促進電影市場繁榮發展的意見,提出目標任務是到2020年全國加入城市電影院線的電影院,銀幕總數達到8萬塊以上。到了2019年全國新增銀幕共9708塊,總數量已經逼近了7萬塊,這些數字的背后是院線在三四線城市的盲目擴張。

開礦的小老板、本地地產商看到風口來了,瘋狂進行鄉鎮影院的改變,套取政府補貼。據統計,這類影院最高可以獲得10~30萬元不等的補貼。

電商進入在線票房市場,掀起價格戰

據數據來看,2014年到2019年一線城市的影院從552家增長到1156家,二線城市則從1751家增長到4102家,銀幕增長的同時,票補也出現了,2015年電商進入在線票房市場,以豪氣沖天的姿態掀起價格戰,貓眼、淘寶、格瓦拉、百度、糯米、微票等線上售票平臺,為了自己平臺用戶增長,紛紛推出9塊9、19塊9的電影票。但從2017年開始,互聯網票務平臺已經完成洗牌,僅有美團旗下的貓眼和阿里旗下的淘票票兩家殺出重圍。

2018年底,兩家平臺票鋪政策全面取消,9塊9的電影票成為歷史票,票補吹起的票房泡沫也到了終結的時刻。

“潮水邊的人”總是率先感受到溫度的變化,票價的上漲直接影響了行業大盤,電影行業開始迎接新時代的到來。

2019年全國電影總票房達到了642億元,同比增長5.4%,相比2018年9.06%的票房增速放緩了不少,票補消失,票價上漲直接勸退了原本屬于票房增量的小鎮青年們。因此,三線以外城市的票房數據降幅最為明顯,票價上漲、客流分散、票房增速緩慢,甚至出現了下跌,但電影院卻越開越多,銀幕數量還在上漲,這只能帶來一個結果,影院為飽和,上座率持續下降。

光線傳媒的董事長王長田在上海電影節上直言,2018年中國單銀幕觀影人次跌至2.86萬,同比下降10%。

2019年一二三四線城市的票房共計639億,其中一二線城市票房較2018年增長不足5%,三線城市為7%,三者的上座率均在10%以上,盡管四線城市年票房增長達到了9.4%,但上座率仍然只有8.4%,業內曾有人站出來訴苦說近兩年新開的影院大概只有1/10能賺錢,但能賺錢的里面還有不少水分。“偷票房”尤其是三四線城市的影院,簡單來說就是影院沒有把消費者看電影的影票錄入國家監管的公共系統,私下通過手寫票或其他方式充當入場憑證,私吞這筆錢,但電影局也并非不知,2020年1月一份印有471家影院的名單,開始在業內廣泛傳播,都涉嫌違規拖欠票款。

有消息稱這批被點名的影院如果不及時補繳,將無法進行正常的春節檔電影放映,影院依靠灰場獲得額外收入的機會也徹底喪失了。在層層加碼之下,2019年的電影院行業已經到達了懸崖邊。

除此之外,另一個影響到票房的關鍵因素是中國電影檔期現象非常明顯。和景區一樣,電影院也分淡旺季,春節檔、暑期檔、國慶檔、賀歲檔是觀眾看電影的四大旺季,其中2019年的旺季一共吸引了8.68億人次走進電影院,占全年觀影人次的49.8%。很多電影院的現狀就是“一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僅春節一個月的收入就可以占到全年收入的1/3,甚至更多。

在2019年存在的1萬多家影院中,全年票房不足500萬的影院數量占比是63.79%,這意味著即使沒有疫情,正常狀態營業,仍有6成影院在虧本經營。位置好、現金流多,有地產和院線支持的影院還有信心在等等,只要有足夠多的客流,“回血”只是時間問題罷了,但對一些三四線城市的小型影院就很難熬。

于是,2020年春節對于電影院來說是殊死一搏,為了迎接這次春節,全國大大小小電影院都做了最充足的準備,每家電影院都采購了大量的可樂粉、咖啡粉等原材料準備大干一場,但屋漏偏逢連夜雨,新冠疫情剛好就踩著春節檔殺來了。

這波疫情最先打擊的就是三四線城市的中小影院,平時年輕人外出打工,影院上座率本身就低,春節是他們唯一的盈利機會,采購的食品原材料堆積在倉庫全部過期,高昂的場地租金和建院成本使得影院的現金流出現問題。疫情以來,每天都在賠錢,我們前面說到影院快速的擴張,觀影人次的停滯,以及上座率的下跌,影院租金運營成本的上漲,早已使得單塊熒幕產出票房收入的毛利率也隨之下跌,出現供大于求的狀況。

電影院倒閉這本就是一個產能過剩的行業,存在著正常的市場行為及優勝劣汰。眼下,疫情充其量只能算是雪上加霜,遠遠算不上是罪魁禍首。

影院為什么不復工?到底是誰不讓影院復工?

電影院的盈利點、固定成本、收入結構都講清楚了,現在就是最后的問題了,影院為什么不復工?到底是誰不讓影院復工?說一千,道一萬,最后還是利益的互相掣肘。3月23日,國家宣布過一次復工,但僅僅過了4天就下發通知叫停了國內影院的復工工作。

貓眼專業版數據顯示,3月23日的這次復工,全國有超過500家影院復工,復工率約為4.65%。

3月23日至29日,全國票房約為20.9萬元,共有9649人次觀影,而前一周的數據減半,場均人次都為一,這意味著影院在復工的這段時間里均攤下來,電影院每個廳每個場次差不多都是兩人包場。我們前面也算過,1個中型聽要坐夠12個人才能抵消放映成本,受以前的影響仍然短期內人流上不來,影院的開工成本比停工成本還高。

萬一哪個影院觀眾感染了病毒,這家電影院還干得下去嗎?

作為電影行業的末端永遠不敢冒險,而發行方同樣不敢輕舉妄動。

在影視行業,投資模式較為特殊,都是為期幾年的中長期投資,而且價格不菲,下游的院線想要上映一部新片子,需要作為中游的發行方拷貝給自己,自己才能下發給影院放映,而發行方自己也沒有內容制作能力,要通過上游的制片方以代理發行、分賬發行、買斷發行和保底發行,簽訂合同。

電影發行模式的情況簡要

第一種:代理發行。是制片方委托發行公司代理發行,雙方提前確定好保底的票房,一旦發行方完成票房數,制片方會給發行方一筆發行費,但發行方不參與總票房的分成,這種模式多為小型發行方和小型制片方,為了保護自己權益簽署的合同,比如有個人姓范,江湖人稱范總,還有個人姓蔣,人稱蔣某,兩個人都是電影行業從業者。

范總有一家制片公司叫梵馬特,拍攝了一部叫做《兄弟》的恐怖電影,授權給蔣某的綠光影視發行公司,梵馬特與綠光達成協議,兄弟的票房到10億以上,梵馬特支付1000萬人民幣給綠光,如果達不到,綠光則一分錢沒有。

第二種:分賬發行。是最常見的發行方式,發行方參與到影片票房的收益分成中,制片方和發行方會提前達成協議。比如制片梵馬特和發行方綠光兩家協商,《兄弟》電影票房中的20%歸綠光所有,綠光多賣多得。

第三種:買斷發行。常見于進口片引進,發行方花一大筆錢直接買斷國外某家制片方的影片,限定幾年內中國地區這部影片的票房收益都歸發行方所有。

第四種:保底發行。即為對賭合同,發行方與制片方協商確定好保底的票房和對應的保底價格,以及不同票房收入檔次下的分賬比例。比如梵馬特曾經拍了一部電影叫《兄弟》,票房100億。之后梵馬特再拍了第二部電影叫《兄弟二》,雖還沒上映,但市場反應很強烈。綠光為了拿下這部片子,與梵馬特開展了緊張又刺激的談判,最終雙方協商票房過6億,綠光達40%的分成比例,票房過10億,綠光達70%的分成比例,票房不足6億,綠光給范瑪特30億,因為影片還沒上映,綠光先給梵馬特8億人民幣購買發行權。

對于國產電影來說,如今電影行業普遍采用的是分賬發行和保底發行這兩種。每年春節前夕發行方為了搶購優質的電影,大多要支付一筆天文數字,但今年春節檔完全缺席,這筆錢全都打了水漂,發行方大多受到了不小的打擊,好在片子還沒播還有機會。而上游的制片方同樣不敢冒險,因為制片方的錢并非來自于自己,往往來自于投資機構,兩者會在最初確定電影拍攝計劃的時候同樣簽署對賭協議,制片方需要在協議中白紙黑字的保證這部影片在將來可以到達多少票房,掙得多少利潤。

如果最終利潤不足,將由制片方把不足的部分補給投資方,可以說整個電影產業鏈條、發行方、制片方、投資方三者接連進行了兩輪對賭,發行方相當于風險投資,本來就很小心,不敢輕易把片子交給下游,如今又受到疫情和客流的影響,制片方為了降低風險,也不敢把手頭的片子拿出來賣。

除了疫情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票房分賬制度。票房分賬本質是一個賒銷制度,電影院不用承擔任何庫存風險,而制片方一旦把片子交出去了,就靠票房分賬吃飯了。當下疫情還沒有完全結束,大家都不想讓自己辛辛苦苦投資拍攝的電影出來當炮灰,替別家試水。

今年春節的賀歲片除了《囧媽》跑路成功奪冠,《緊急救援》、《唐人街探案3》等7部電影全都在等對手先出招。更奇葩的是,我們的票房分賬體系在同一地區,投資成本3000萬的影院和投資成本500萬的影院在放映內容上,享有同樣的權利。而受低價競爭和最低發行價的影響,高成本影院并不能獲得相應的投資回報比,一家投資5000萬的影院和一家投資1000元的影院,他們的排片和票房分成比例很大概率是一樣的,但他們的成本卻相差很大。

在這種價格管制下,成本高的影院不敢輕舉妄動。制片方因為和投資方簽了對賭條款,想等影院先開工,人流量漲起來自己再上新片,發行方手里有片子也出了錢,但因為保底協議也不敢隨意把片子交給院線去分發,而影院想要片方先上新片,用新片把人流量帶起來,于是這就變成了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影院嗷嗷待哺,制片方和發行方急不可耐,回籠資金的壓力日益迫切,整個產業鏈處于崩潰邊緣。

好在近期國家電影院發出通知,上海電影節預計7月底舉辦,電影院復工總算是見到曙光。

李剛(1992 - )碩士研究生 四川出版集團愛科行教育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項目編輯 三級攝影師

  1. [內容來源:]
  2. [內容作者:]
  3. [責任編輯:guohui]
  • 微信關注二維碼

    微信關注

  • 手機站二維碼

    手機網站

歡迎進入中國電視文藝網互動平臺

分享到:
分享到:
分享到:
分享是奉獻的果實、分享是快樂的前提!
中國電視文藝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中國電視文藝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國電視文藝網在線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
          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
          件來源:“中國電視文藝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中國電視文藝網”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
          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
          自篡改為稿件來源:“中國電視文藝網”,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新聞糾錯:010-51281369 郵箱:zgdswy@qq.com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中國電視文藝網站聯系。
#
0 條評論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 禮貌發言)

內容頁底部banner

新聞網站:

河北快11